研究成果

【乌恩视角】莫让“八景”沦为“八股”

 

文章刊于广州日报名家专栏

       北宋时期的画家宋迪,以潇湘地方的八处胜景为题,绘制了《潇湘八景图》,此后,“八景”文化渐渐扩散至东亚汉字文化圈,中、日、韩、越等国历代文人墨客创作了大量“八景画”和“八景诗”,尤为重要的是,“八景”作为前现代时期最早的风景评价模式和风景价值观的传播方式,对东亚地区文化的传承、发展,影响不小。

 

       选择某个地方的八处胜景予以命名,像羊城八景、燕京八景等比较常见,其实,还有许多像西湖十景、崂山十二景这样的“八景”现象,承德避暑山庄的“八景”更是多达七十二处。

 

       潇湘八景作为八景文化的肇始,载誉千年,影响延续至今,连绵不绝,“平沙雁落、远浦帆归、山市晴岚、江天暮雪、洞庭秋月、潇湘夜雨、烟寺晚钟、渔村落照”,不看画作,只读这三十二个汉字,东方美学的特质、主张、表达方式,已经尽显其间。

 

       笔者曾与日本学者联合调查研究中日两国“八景”文化的异同。在日本各地的八景中,有很多是在地名后面直接后缀“雁落、帆归、晴岚、暮雪、秋月、夜雨、晚钟、夕照”等景物名称构成当地八景,比如近江八景、金泽八景等,这些八景被称为“潇湘型”八景。日本还有一些八景,只是把地名后面的潇湘八景景物后缀稍作改变构成当地八景,我们称呼它们为“潇湘变形型”八景。日本八景中,几近半数为“潇湘型”及“潇湘变形型”八景,反倒是在“潇湘八景”诞生地的我国,“潇湘型”八景非常少。也许,是潇湘八景与日本民族审美心理中的“空寂”、“闲寂”、“物哀”、“幽玄”的意象十分接近吧。

 

       近现代,也有人对八景文化提出过批评,如称八景是“景八股”,指斥为了命名八景而生拉硬扯、东拼西凑的现象。到现在,东亚各国各地的八景文化变迁,又有了一些新现象和新特点,我国各地重新选定或更新命名的八景,多数似乎只是在文字构成上沿袭一直以来的形式而已,神髓离潇湘八景已经越来越远了。发展至今的日本八景,可以看见的景观,可以感受到的精神,似乎离潇湘八景还更近些,近年来出现的很多诸如“森林浴场百选”、“农村景观百选”、“水源涵养森林百选”、“重要湿地500选”等关注环境、可持续发展的新“八景”,是不是八景文化新的发展呢?

 

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9号汇智大厦B座7层 100085 010-82736177